写文章
首页
抗肺炎
澳洲生活
留学移民
美容时尚
实用英文
美食
医疗药品
旅游出行
什么是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新冠病毒变种/新冠疫苗会引发ADE效应吗?

什么是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新冠病毒变种/新冠疫苗会引发ADE效应吗?

爱做功课的Rain
爱做功课的Rain
4889 浏览 05-24 发布

相信有部分小伙伴曾经听到过这样一个说法,自然感染或者打疫苗后产生的抗体,除了可以保护我们避免之后感染同种病毒;但是抗体还有小几率可能会导致ADE效应,使得有抗体的人在二次感染后反而更加严重。

到底什么是ADE效应?自然感染新冠病毒或者接种新冠疫苗后产生的抗体,会不会引发ADE效应呢?Rain来为大家做功课划重点。

什么是ADE效应?

ADE是英文“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缩写,中文是“依赖抗体的增强效应”。

所谓抗体依赖增强效应,是指在免疫应答过程中产生的抗体,能够识别并与病原体结合,但却没有起到消灭病菌的作用;相反,这些抗体还充当了“特洛伊木马”的角色,协助将病原体带入细胞,加速了感染或者加剧免疫反应导致更严重的症状。

ADE 抗体依赖增强效应
图片来自于Nature,版权属于原作者

ADE效应通常是由自然感染或者疫苗诱发的非中和抗体引起,由于抗体结合病毒后却又不能中和病毒,使得病毒能够进入细胞并且继续复制,就可能会产生ADE效应。

ADE效应会由疾病引起吗?

大多数疾病都不会引起ADE效应,而科学家研究最深入、会引起ADE效应的经典例子就是登革热病毒(Dengue virus)

登革热病是由蚊子传播的一种传染病,是世界上最普遍的传染病之一,每年都有数亿人感染,成千上万的人因而死亡。登革热病毒具有四个不同的“血清型(serotypes)”,互相之间非常相似,不同血清型之间的细微差异成为了ADE效应的基础。

登革热病毒 ADE效应
图片来自于SciELO,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果一个人首次感染了其中一个血清型的登革热病毒,通常都只会出现轻症,身体会产生针对这个血清型病毒的免疫反应。但是,一旦这个人再次感染另一个血清型的登革热病毒,第一次感染产生的抗体同样能够与另一个血清型的登革热病毒结合,但却会帮助病毒进入细胞,引发ADE效应,导致升级成登革出血热(Dengue Hemorrhagic Fever)、登革休克综合征(Dengue Shock Syndrome)等重症症状。

ADE效应会由疫苗引起吗?

历史上的确曾经有过会引起ADE效应的疫苗,分别是:

  • 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灭活疫苗:RSV是一种会引起儿童患上肺炎的病毒,1967年时,在当时的RSV灭活疫苗临床试验里,接种了疫苗的儿童比没有接种的儿童感染病毒后,更容易患上肺炎或死亡,因此试验被终止,这款疫苗也从未被提交或者公开发布。
  • 麻疹(Measles)灭活疫苗:1963年时引入的麻疹疫苗是通过用甲醛灭活麻疹病毒而制成,在临床试验里,接种了疫苗的儿童在感染后出现高烧、不正常皮疹和非典型性肺炎的症状。在发现这个结果后,麻疹灭活疫苗在1967年时被停用,并且接种了这种疫苗的人也被建议再次接种减毒活疫苗版本的麻疹疫苗,减毒活疫苗版本不会引起ADE效应,一直沿用至今。

后来科学家也通过对病毒提纯和用甲醛化学灭活的方法成功制成了其他品种的疫苗,比如甲肝疫苗(Hep A)、狂犬病疫苗(Rabies)和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Polio)等,这些较新的灭活疫苗并不会引起ADE效应。

而另一个较近期的会引起ADE效应的疫苗例子就是登革热病毒疫苗(Dengvaxia)。在2016年时,菲律宾推行了一种包含了全部四种登革热病毒血清型的登革热疫苗,原理是希望同时诱导4种血清型的免疫反应,从而避免出现ADE效应。但在菲律宾80万儿童接种后,有14名接种了的儿童在感染登革热病毒后死亡。专家推测是因为儿童产生的抗体未能中和社区传播的天然病毒,所以最后该疫苗仅推荐给已经感染过病毒的、9岁以上的儿童。

而其他针对不同亚型病毒的多价病毒疫苗,比如3价脊灰疫苗(polio)、5价轮状病毒疫苗(rotavirus)、9价HPV疫苗等,都被证明可以安全使用。

儿童接种的常规疫苗会引起ADE效应吗?

现时CDC推荐儿童按时接种的常规疫苗都不会引起ADE效应,如果发现ADE效应问题,这些疫苗就会被停用了。

疫苗上市前进行的3期临床试验,就是为了在批准疫苗的公开使用之前,能够发现频繁出现的或者严重的副作用。

新冠疫苗会引起ADE效应吗?

无论新冠疾病(COVID-19)还是新冠疫苗,目前都并没有证据显示会引发ADE效应。曾经感染过SARS-CoV-2 新冠病毒的人,在二次感染后不太可能出现ADE。

在新冠疫苗早期研发的时候,科学家已经开始筛选最不可能引起ADE效应的蛋白标靶。例如,科学家发现靶向沙士病毒(SARS-CoV,与新冠病毒非常相似)的核衣壳蛋白(Nucleocapsid Protein)可能会引起ADE效应,因此研发新冠疫苗时基本上都没有考虑N蛋白,都是研究标靶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

另外,科学家们也有针对新冠疫苗是否有ADE效应专门做过动物实验,也有在人类临床试验里关注这个问题。而无论是动物实验、人类临床试验,还是现实世界数据中,都并未发现有ADE效应的证据。

反而是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接种了新冠疫苗之后再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绝大多数都不会变成重症,不需要住院,这正正是跟ADE效应完全相反的结果。

新冠病毒变种会引起ADE效应吗?

现时已经开始使用的新冠疫苗都是以原始毒株研发的,但现在出现越来越多的变异新冠病毒变种,这些变种会引起ADE吗?

暂时所谓“新冠疫苗/新冠病毒变种可能会引起ADE效应”的理论,都只是一种假设。现时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接种新冠疫苗后出现ADE效应问题;反而是越来越多证据显示,mRNA疫苗对多个变种新冠病毒有效

本文由爱做功课的Rain翻译整理,资料来源chop.edu、medpagetoday.com、Nature等网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责任。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封面图 via Shutterstock

「该文章来自@爱做功课的Rain-北美省钱快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4889 2 0 1